作品介绍

蝶恋花·暖雨晴风初破冻》(《蝶恋花·离情》)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作品。此词开头三句描绘风和日暖的大好春光,渲染一种令人陶醉的环境气氛。“酒意”两句笔锋陡转,感情产生波澜,由惜时赏春之愉悦转为伤春怀远之幽怨。下片意脉承前而来。刚试着穿上的春衣夹衫是金线缝制的。因无心绪只在屋中闷坐,斜倚着山形的绣枕,头上的首饰钗头凤都压偏了。独自满怀愁绪,连好梦都无法做成,夜深时还在剪弄着灯花,盼望有一个好的兆头。全词从白天写到夜晚,刻画出一位热爱生活、向往幸福、刻骨铭心地思念丈夫的思妇形象。

原文

蝶恋花

暖雨晴风初破冻⑴,柳眼梅腮⑵,已觉春心动。酒意诗情谁与共?泪融残粉花钿重⑶。

乍试夹衫金缕缝⑷,山枕斜欹⑸,枕损钗头凤⑹。独抱浓愁无好梦,夜阑犹剪灯花弄⑺。

注释

⑴初破冻:刚刚解冻。

⑵柳眼:初生柳叶,细长如眼,故谓“柳眼”。梅腮:梅花瓣儿,似美女香腮,故称“梅腮”。

⑶花钿(diàn):用金翠珠宝等制成花朵的首饰。

⑷乍:起初,刚刚开始。金缕缝:用金钱缝成的农服。

⑸山枕:即檀枕。因其形如“凹”,故称“山枕”。欹(qī):靠着。

⑹钗头凤:即头钗,古代妇女的首饰。因其形如凤,故名。

⑺夜阑:夜深。灯花:灯蕊燃烧耐结成的花形。

白话译文

暖暖的雨,暖暖的风,送走了些许冬天的寒意。柳叶长出了,梅花怒放了,春天已经来了。端庄的少妇,也被这春意撩拨起了愁怀。爱侣不在身边,又能和谁把酒论诗呢?少妇的泪水流下脸颊,弄残了搽在她脸上的香粉。

少妇试穿金丝缝成的夹衫,但心思全不在衣服上面。她无情无绪的斜靠在枕头上,把她头上的钗儿压坏了,她也茫然不顾。她孤单的愁思太浓,又怎能做得好梦?惟有在深夜里呵,手弄着灯花,心里想着爱侣。

创作背景

此词很难确切系年,应该是李清照前期的作品。在有的版本中,题作”离情“或”春怀“。当作于赵明诚闲居故里十年后重新出仕、李清照仍独自留居青州时。赵明诚担任地方官的时候,二人曾有过短暂的离别。

赏析

此词《唐宋诸贤绝妙词选》、《草堂诗余别集》、《古今词综》等都题作“离情”,而《草堂诗余别集》还注云:“一作春怀”。由此看来,这些恐均非原题,是后人据词作内容添加的;此外,“春怀”与“离情”确也概括了词作的主要内容。

闺情、伤别,在中国古代诗词创作中,大约也算是永恒的主题之一了。但是,在李清照之前,真正出自少女作家之手,而又能以纯情的笔致、高雅的格调来曲写闺事的作品,并不多见,更不要说能透过闺情这一侧面,反映出一个人心灵的历史,折射出某时代的治乱沧桑了。

李清照的这首《蝶恋花》虽然很难确切系年,但在她的同类题材的作品中,既不像早年之作《一剪梅·红藕香残玉簟秋》,写出了青年夫妻间特有的别离相思之苦;也不似她晚年的《孤雁儿·藤床纸帐朝眠起》,借咏梅来抒发备尝战乱流离、伉俪生死睽隔的凄楚情怀。这首词中,抒情主人公,生活依然安定,情感亦较深沉,整篇以高雅的精神生活为基点,写她同丈夫赵明诚暂别后的孤寂落寞。上片前三句,既以明丽的色彩描绘早春持有的风物,也表现出对生活的信心、期望和热爱。她不写料峭春寒,而选择了“暖雨晴风”;“柳眼梅腮”,更以拟人之笔,细腻地描摹出她对万物复苏的审美情感。“柳眼”,是说杨柳初生的嫩叶象人刚刚张开的睡眼;“梅腮”则创造性地刻画出早梅花发时的生动意象。梅在落叶果树中是花发最早的一种,它的:花先叶开放,又往往两朵齐出,或呈淡红,或呈粉白,用少女的双腮比拟它,可谓一字传神。“已觉春心动”,既象是说大自然透出了春的信息。又似景物触动了缕缕春愁。“酒意诗情谁与共?”这近乎内心独白的一句,便把别后相思与失落之感直接道破了。但这句貌似直露,实则含蓄,其中高度凝炼地概括了赵李二人夫妻生活所独具的丰富内容;李清照和赵明诚都是诗人和学者。论创作天才,赵不及李;讲学者气质李逊于赵。李清照天才秀出,其作品“俯视巾帼”、“压倒须眉”;赵明诚治学精慎,每能“援碑刻以正史传”;夫妻各有所长,巧妙互补,达到了“意会心谋,目往神授”的入化境界。李清照在赵明诚死后,为他的学术著作《金石录》所写的《后序》中,就曾深情地追怀他们共同创造的、交织着文艺、学术、爱情的美好经历。结婚之初,赵明诚还在“太学”作学生,“每朔望谒先出”,就往往“质衣取半千钱,步火相国寺,市碑文、果实归,相对展玩咀嚼”;后来赵明诚出为郡守,更是“竭其俸入”,以贿金石、图籍,就连李清照也为之“食去重肉,衣去重采”,而以摩蕊彝鼎,校勘史传,指摘疵病,其析疑义为最大的乐趣。所以“酒意诗情谁与共冬决不是寻常士大夫的花前月下,浅醉低吟,而是指更深刻、更丰富、更高雅,甚至更崇高的精神生活。这种生活的暂时中断,怎能不令人感到难以忍受的精神失落?所以难怪独坐相思,泪融残粉,就连头上所戴的些许首饰,也觉得无比沉重而不胜负荷了。

下片选取了闺中生活的三个典型细节,分层次、多侧面地刻画了李清照的孤寂情怀。乍试夹衫,山枕独倚,夜弄灯花,把“酒意诗情谁与共”的内心独自;化成了生动的视觉形象。特别是最后两句,借用古人灯花报喜之说,其深夜剪弄,就不只为了消解浓愁,而更透出了对丈夫早归的热切期待。

名家点评

明徐士俊《古今词统》卷九:(眉批)此媛手不愁无香韵。近言远,小言至。

清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:写景之工者,如尹鹗“尽日醉寻春,归来月满身”,李重光“酒恶时拈花蕊嗅”,李易安“独抱浓愁无好梦,夜阑犹剪灯花弄”,刘潜夫“贪与萧郎眉语,不知舞错伊州”,皆入神之句。

喻朝刚《试析<蝶恋花>》:词的上片以初春景物为背景,抒发了作者怀念亲人的寂寞心情。起处三句,绘景状物,烘托环境气氛。漫长的寒冬已过,春风送暖,沉睡的大地开始解冻,万物正在苏生。柳树上长出了新芽,那又细又长的嫩叶,好似一双脉脉含情的眼睛;梅花迎风而开,那粉红色的花瓣,如同美女的香腮。这旖旎的风光,如画的景色,实在令人陶醉,使人为之心动。这三句的笔调是轻快的,流露出一种春回大地的喜悦之情。其中“柳眼梅腮”一句,用词新巧,说明作者观察事物的细致,善于联想,能赋予自然景物以生命和感情,因而使形象显得十分生动具体。从全词的构思看,这三句仅仅是作势,用轻松欢快的笔调,为反衬后面的愁思和忧伤作铺垫。这首词写的是离愁别思,题材并无新意,但由于作者抒发的是内心的真情实感,笔触颇为细腻,因而显得委曲动人。词中用“酒意诗情谁与共”一句,点明词旨,向读者打开了伤春怀远的心扉:上片的景物描写和下片的动态刻画,都是为了表现抒情主人公的心理活动。试夹衫、欹山枕、抱浓愁、剪灯花,从白天到黑夜,这一连串动作,反映了女词人孤独寂寞的心境。此时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分别是暂时的,虽然给她带来了烦恼和优愁,但不久即可见面,这种烦恼和忧愁便将烟消云散。所以词的结拍处自然地流露出了一种喜悦和希望之情。这与她后期在国亡家破夫死以后所抒发的哀愁,在情调和意境方向都是不同的。(《李清照词鉴赏》,齐鲁书社1986年4月出版)

平慧善《李清照诗文词选译》:本词大约是靖康之乱前赵明诚两次出仕,李清照家居时所作。_上片三句写大地回春的初春景色,轻松欢快,为反衬离情作铺垫。第四句一转,直抒离情,末句以伤心泪淋,精神不支的形态,形容离别的痛苦。下片首句与上片开头呼应,初试春装似欣喜,可结果却以不卸梳妆、放浪形态的慵懒动作,表现忧伤之情。结拍两句写独处难眠,痴弄灯花;俗传灯心结花,喜事临门,词人通过这一情态描写,含蓄地表现盼望亲人归来的心情。看似清闲,寄情深沉。本词将无形的内在感情,通过有形的形态动作来表现,为词中名笔。(巴蜀书社1988年10月出版)

《济南名士丛书·李清照全集评注》:……作者把春天格化,乐景哀写,通过人物活动细节描写,表现女主人的离愁别绪和无限凄寂……易安“夜阑犹剪灯花弄”,用剪灯花消磨时光,聊以解闷,表现了女主人相思之挚真。馀韵袅绕,不绝如缕。宋苏轼说:“言有尽而意无穷者,天下之至言也。”诚如是。(济南出版社1990年12.月出版)

张璋《试论李清照的词学成就》:第二反衬法。如《蝶恋花》,先以“暖雨晴风初破冻,柳眼梅腮,已觉春心动”来写心情的喜悦;接着又以“酒意诗情谁与共?泪融残粉花钿市”来写诗情酒意没人相伴而引起悲伤落泪。这种以喜衬悲而愈觉悲的写法,比直写感人更深。(《李清照研究论文集》,齐鲁书社1991年5月出版)

孙崇恩《李清照诗词选》:这首词可能是李清照居青州时与丈夫赵明诚离别后所作。上阕描写初春迷人的春光景色,和由此撩拨起的怀春怀人之思,委婉细腻地刻画了女词人孤苦的心态;下阕描写试夹衫、欹山枕、抱浓愁、剪灯心、弄灯花一连串生活细节,曲折生动地刻画了女词人独处闺房,夜不能寐,和孤寂难耐的形象。〔人民文学出版社l994年12月出版〕

作者介绍

李清照(1084年3月13日—1155年5月12日),号易安居士,汉族,齐州章丘(今山东章丘)人。宋代(两宋之交)女词人,婉约词派代表,有“千古第一才女”之称。

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,早期生活优裕,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,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。出嫁后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。金兵入据中原时,流寓南方,境遇孤苦。所作词,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,后期多悲叹身世,情调感伤。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,自辟途径,语言清丽。论词强调协律,崇尚典雅,提出词“别是一家”之说,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。能诗,留存不多,部分篇章感时咏史,情辞慷慨,与其词风不同。

有《易安居士文集》《易安词》,已散佚。后人有《漱玉词》辑本。今有《李清照集校注》。

相关文章

蝶恋花·海燕双来归画栋

蝶恋花·独倚危楼风细细

蝶恋花·百种相思千种恨

蝶恋花·画阁归来春又晚

蝶恋花·越女采莲秋水畔

上面是“蝶恋花·暖雨晴风初破冻”的全面内容,想了解更多关于 李清照 内容。

当前网址:https://www.guziti.cn/article/777.html